所属管所 > 福州辛亥革命纪念馆简介

福州辛亥革命纪念馆简介

来访人数   

       福州辛亥革命纪念馆于1991年11月9日正式开馆对外开放,纪念馆设在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觉民故居。该故居位于福州市最繁华的地段东街杨桥东路七号。2004年11月3日,经市委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福州辛亥革命纪念馆迁徙到福州于山大士殿,此处为辛亥革命福州前敌总指挥部旧址,林觉民故居被辟为名人故居。
       于山大士殿居于于山风景区最中心,东邻护国寺,西靠真龙庵,占地面积3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900平方米。此处原为宋嘉福院遗址,现万寿亭位置为明代戚继光饮至的平远台遗址。大士殿、真龙庵、护国寺同时兴建于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万寿亭供“万寿无僵”穹碑,为省城文武官员遥拜皇帝场所,乾隆二年(1737年)为方便老迈官员朝拜,在西湖之滨另建一“万寿宫”将穹碑移送其中。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将原万寿亭改祈男相观音像。故名观音阁。1911年11月8日(农历九月十八日)下午,为响应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以许崇智为前敌总指挥召集革命军在此举行紧急军事会议,发布革命军的口号为“女子”,士兵皆佩带墨写公权“两字并盖有同盟回小方章的白布臂章为标志,炮活主力部署在螯顶峰,目标直指清将军署、旗下街一带。11月9日拂晓于山前沿阵地四门大炮怒吼轰向将军署,火光冲霄映红天际。接着革命军与清军在旗汛口,津门楼一带展开短兵博战,击溃清兵并活捉清将军朴寿,将其处死在炼丹井旁,众市民欢呼雀跃宣告福州光复。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属闽籍的有十九名,其中九名是福州所属郊区连江县的农民,因为他们都是贫苦农民出身,牺牲时未留下相片;另外十名是福州市区的,都是知识分子出身,号称福州“十杰”,,他们牺牲时都很年青,八个都在25岁以下。有七个人曾经留学日本。
       这十名烈士中最有代表性的要属这三位,即:林文、方声洞和林觉民。林文是清朝状员林鸿年的孙子,清代福州籍的文科状元只有两名,而林鸿年就是最早的一位,他官至云南巡抚,因拒绝清廷派遣他去镇压农民起义,后来被罢官,返回故里,在福州螯峰书院担任国文教员。林文和他的祖父林鸿年都是合乎时代潮流的人物。林文曾留学日本,深受孙中山先生的器重,后被任命为中国同盟会福建支部长,在攻打两广总督时,壮烈牺牲。遗憾的是他之至牺牲时尚未成婚,未留下后代。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方声洞,其《别父书》与林觉民的《与妻书》齐名。方声洞牺牲时,其子贤旭已两岁。贤旭长大成人后,曾经留学法国巴黎,留学归来担任北京外交学院法语系研究室教授,历任北京市政协委员、民革中央监察委员等职。他和前妻生的女儿现在美国,贤旭晚年曾赴美探亲。贤旭继娶妻,是我国老一辈的著名歌唱家刘淑芳。他们的结合是陈毅元帅做的大媒。但是,他们没有生育。方贤旭于1998年在北京病逝。在此一提的是,辛亥革命时期,方声洞一家有六口人参加同盟会,他的寡嫂曾醒也是其中之一。他的哥哥方声涛曾经担任福建省代省长,据说,广州七十二烈士陵园是有他倡议建造的  。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的最杰出代表人物林觉民,因其诀别书《与妻书》革命激情与夫妻爱情的“双情”并茂,为了祖国的自由,生命与爱情可以“双抛”。此“书”已成为台湾海峡两岸中学生共用的教材之一。林觉民于1911年牺牲后,其妻陈意映于1913年忧郁成疾,不幸病故,长子林一新也于9岁夭折,留下次子“遗腹子”林仲新,他毕业于上海光华大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在漳州市粮食局任副局长。1959年5月25日,他把珍存的烈士《与妻书》原件捐献给福建省博物馆。1982年,林仲新在漳州逝世。林仲新生有三男二女。长子林天立,4岁丧母,1956年毕业于南京航空学院,1993年4月在北京病逝,享年58岁。他生前是北京航空材料研究所京航生物医药工程联合公司总经理、高级工程师。其妻程杏梅也是该研究所的工程师。林天立伉俪生有一双儿女。儿子林毅,是林觉民唯一的曾孙,高度近视,高中毕业,在父母单位下属的集体所有制工厂当工人。林毅胞妹林琳,曾留学俄罗斯的莫斯科,回国后,安排在北京亚运村工作。林毅于35岁结婚,妻子王小芳是个四川来的打工妹。1998年8月,林毅伉俪生下一个男孩,名叫林大为,他是林觉民唯一的玄孙(第五代)。林天立的两个弟弟早已去世。林天立的两个妹妹林兰、林婷,是他的继母所生。林兰生于1961年,在福建省建设银行营业部任职。她与在漳州建行工作的胞妹林婷,相貌皆酷似她们的祖父林觉民。她们均已成家多年,有了下一代。
       现位于于山风景区的辛亥革命纪念馆共有两个展厅。第一展厅大致介绍辛亥革命前社会背景和福州革命活动以及福建省最早的革命团体益闻社——福建同盟会的前身。
       第二展厅主要介绍黄花岗上的福州英烈即“福建十杰“的生平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