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文化 > 惊艳!两件宝贝露面,牵出福州两大门派!

惊艳!两件宝贝露面,牵出福州两大门派!

公众服务部

来访人数   



金庸在小说《笑傲江湖》的开头
曾写到了福州府的西门大街
这或许是福州与武侠世界
发生过的仅有联系

但是在福州,确实存在有
鼎鼎大名的“西门派”与“东门派”
只是这两大“门派”
与武侠江湖并无瓜葛
它们均是福州最负盛名的
寿山石工艺美术流派

 
  

新春伊始
“市博探秘·镇馆之宝”系列报道
将以福州市博物馆馆藏的
两件田黄珍品为索引
讲一讲博物馆中寿山石的
“门派”、“宗师”以及工艺之美

 


西门派:梅鹊争春方形章

寿山石的雕刻历史源远流长
福州市博物馆中陈列着
不少考古出土的实物
证明了这一点

   早在1500多年前,寿山石雕就已问世,但到了清代,寿山石雕才算走进鼎盛时期。雕刻的题材更为广泛,雕刻的艺人也在这一时期人才辈出,有许多珍品为清朝宫廷收藏。其中最为人知的,大概是被末代皇帝溥仪缝入棉衣带出宫去的田黄“三连章”。


在清光绪、同治年间
寿山石雕刻在艺术风格上形成了
“西门派”和“东门派”两个流派
西门派得名
是来自福州西门外凤尾村一带
这里是寿山石雕艺人集中的地方

   福州市博物馆馆长张振玉介绍说,这一派的艺术风格,主要以刻制印章为主。印章的钮头雕刻纯朴浑厚,非常传神;修光皆用弧刀,不留棱角。其薄意雕布局清雅,富有画意,巧掩瑕疵,清淡雅致。西门派的作品因蕴含儒家韵味,极受文人学士和金石书画家的珍视。
   该流派的鼻祖为潘玉茂,后有陈可应、林文宝、陈可观等人承得潘的技法,各有所长。而薄意雕中林清卿的技法被称为最佳,并有“西门清”之雅号。

福州市博物馆中就有这么一件
林清卿创作于民国时期的
田黄石薄意雕作品:
“梅鹊争春方形章”



 
这一田黄章印柄四面均有薄雕
展开来恰好是一幅梅鹊争春图:
梅树老干,曲折向上,
一对喜鹊
一仰一俯、一上一下立于梅枝上
呼应对鸣,妙趣横生。

      最妙处还是林清卿依照这块田黄的天然纹理色泽,因势造型所做的处理。在有红瑕处,他刻上了石头,梅树老干由石中生长,老干前后刻竹叶两丛相衬,极富中国画用笔韵味,构图连接非常完美。


 
  林清卿(1876-1948年)被后世誉为薄意艺术的一代宗师
 
   林清卿幼年生活在福州寿山石雕“西门派”发祥地凤尾村,年少时拜“西门派”主将陈可应为师学习薄意雕刻。但他年少时的薄意雕刻过于拘泥于某些固定的图式,刀法僵硬,因此在初有成就之时,林清卿曾毅然选择放下刻刀转攻绘画。五年后他学成归来,把绘画中所学的构图画理等知识应用于薄意雕刻中,以刀代笔,在寿山石上展现画境,从而开创出别具一格的新“薄意”石雕艺术。林清卿对于中国寿山石雕刻,尤其是薄意雕刻有着深远的影响。
   成书于1933年的《寿山石谱》中,作者龚纶称赞林清卿的薄意雕“精巧绝伦,真能用刀如笔”。大画家陈子奋更是在《颐谖楼印话》中有这样的高度评价:“花卉之妩媚生动,虽写生家罕能及。山水竹木,亦静穆浑厚。难得在利用石之病,而反见天然。”


东门派:薄意夜游赤壁图
 
寿山石雕的东门派
则得名自福州东门外后屿村
以及毗邻的樟林、寿岭、横屿各村
这里是福州的另一个
寿山石雕名家荟萃之地

东门派的风格是作品题材广泛
除印章外,多作人物、动物圆雕
还有山水、花鸟、印钮,博古齐全
这一派的技法表现为用刀考究
修光都用尖刀法
祖师爷为林谦培,高足为林云珠
后世东门派的代表人物是
周宝庭和林寿煁

     林寿煁(1920-1986年)正是要介绍的另一件市博镇馆之宝的作者,他是“东门派”的正宗传人。
    林寿煁自幼受祖父林元珠、父亲林友清的熏陶,热爱寿山石雕,1932年,林寿煁随父学艺,1940年出师,在一家图章店当技工,当时就已有出类拔萃的表现。1954年,林寿煁同郭功森等人在后屿成立“寿山石雕合作小组”,他用虎岗石雕刻“鹅燕薄意笔筒”,春柳叶绿,群燕飞逐,八鹅戏水,生动活泼,后被选送赴前苏联巡回展览,并为莫斯科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收藏。


被市博收藏的林寿煁作品
是“薄意夜游赤壁图”

   专家们认为,这件应是林寿煁早期“出手不凡”的创作。画面中两岸峰峦高耸,树木茂盛,一叶小舟泛行江上,船头围坐三人,指点风景,船尾艄公撑篙;带状云彩缭绕之中,一轮圆月高挂,背面山石上有阳刻款“寿煁庚申”四字。
  在“薄意夜游赤壁图”上,林寿煁结合石料纹路、色泽精心安排布局,繁而不乱;刀法灵隽讲究,作品玲珑精巧;出神入化,方寸之间,容千里美景;其巧妙的构思与高超的雕刻技艺,令人拍案叫绝。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田黄石已濒临殆尽,一般重量够25克即算成材,这块田黄石重达500克,又是名家力作,更显珍贵。


  “薄意夜游赤壁图”的入馆经历则是工艺之美外的另一个故事,反映了政府对文博事业的关注与支持。
   20世纪80年代,这件田黄曾被放在华侨大厦对外的工艺品部售卖,而当时田黄属于国有资产,它因此被工商部门罚没,存放银行保管箱多年。
   福州市博物馆建成后,馆内具备了恒温恒湿的展陈条件。知道这件宝贝仍在尘封中的张振玉以市博物馆的名义向市政府打报告,希望将其永久收藏于市博物馆。21世纪初,“薄意夜游赤壁图”终于成为博物馆中的公众财富。


专家品宝
精妙绝伦 百花争艳

    两件田黄薄意作品放在一起,它们的区别其实是非常明显的。林清卿的作品用刀以圆刀为主,作品画面非常干净,画意十足,是真正以刀代笔的无墨之画,讲究的是构图和画理,景物之间的连接过渡自然,拓片出来非常有水墨之味。林寿煁的作品以尖刀为主,画面层次多,繁而不乱,景中套景,景物相连,不同物象间的界限分明,写意中透着浓厚的工笔气息。他们的薄意作品都是一种高度,风格迥异,这与他们的师承关系、诗书画的功底、用刀上的区别密切相关,也再一次验证了寿山石雕的精妙绝伦、百花争艳的独特景观。

特邀专家:寿山石博物馆馆长 王永福

     如果博物馆是一本记载历史与文明的厚书,那么每一件文物都是索引,引领人们踏进时间之河,去溯源洄流。
   寿山石是怎样从山中走到城市,又从城市走到皇宫?它有怎样独特的魅力,曾在历史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在现代,它又因为蕴含怎样的文化价值而成为国石的象征?世遗大会即将在福州召开,寿山石无疑将让更多人来聆听“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下期“镇馆之宝”将讲述
“南宋剔犀如意云纹三层葵形盒”的故事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