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文化 > 福州市博物馆网上送展系列之宋寿山石人首蛇身俑

福州市博物馆网上送展系列之宋寿山石人首蛇身俑

公众服务部

来访人数   

  《礼记·表记》曰:“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先禄而后威,先赏而后罚,亲而不尊。”
在生产力低下的中国古代,人们常将诸事寄托于天地、自然、鬼神、祖先庇佑,并为此创造出各种仪礼,而这些礼制不仅呈现在人们的活动中,更被赋予在器物上,所谓“藏礼于器”正是这样的道理。
    有器,自然要有造器的艺术,“事鬼神,礼天地,崇自然”的理念引领着中国古代早期艺术的肇始与发展,特别是以青铜器、玉石雕为代表的祭器、明器,更是与这种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神灵崇拜紧密相连。寿山石艺术作为经典的一类玉石雕艺术,自然也不例外地滥觞于此。


     福州市博物馆珍藏着一尊“寿山石人首蛇身俑”,高4.4厘米,宽4厘米、厚2.5厘米,为宋朝时期的文物。它造型别致、雕刻粗犷,石质呈青灰色,头部为人面形,身作蛇体盘绕,体表鳞甲刻饰分明,是福州寿山石俑中常见的一种。
   俑分为石俑和陶俑,陶俑北方出土较多,石俑为福建仅有。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对“闽”字记载:“闽,东南越,蛇种。”证明了生活在该时代的闽越族曾经以蛇为图腾进行崇拜。秦汉以来,伏羲和女娲都被画作人面蛇身或人身蛇尾,象征着蛇繁殖了人类。这件寿山石人首蛇身俑是一件难得的古代造型艺术品。


    位于闽江下游的福州地区气候湿热、林木茂密,适合蛇类的生长。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古闽族人长期与蛇打交道,他们视蛇为神灵,将其尊为自己的先祖,蛇崇拜于是成为古闽族人的独特信仰。
    古时的人们有这么一种观念:事死如事生——人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后,照样过着人间的生活。这种人首蛇身俑便是古人希望蛇神能够保佑自己的主人,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过着安逸的生活,中间的一座山,寓意着它能够把守住阴间的大门,不让阴间的其他妖魔鬼怪侵扰他的主人。
   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称:“自古以南蛮为蛇种,观其疍家,神宫蛇像可见。”他们以蛇为图腾,向蛇求吉凶,蛇在则吉,蛇走则凶。
   清代郁永河《河上纪略》说:“凡(闽)海舶中,必有一蛇,名曰木龙,自船成日即有之,平时曾不可见,亦不知所处,若见木龙去,则船必败。”
这些文献资料都说明,闽人的崇蛇习俗自古有之,且经过漫长的历史得以延续。

知识窗1. 龙与蛇的关系
   我国古代神话中的重要元素“龙”,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取材于蛇这种动物。
   从外表上分析,龙体态悠长,可弯转盘旋,浑身覆盖着华美的鳞片,这些统统是蛇的特征。《史记》中则对龙蛇有这样一句描述:“蛇化为龙,不变其文。”这里的“文”是纹理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龙由蛇转变而来,身上的花纹也继承自蛇的鳞片。
   从能力上分析,龙时而隐形,时而现身,能变长变短,且性格阴晴不定,正是蛇的特质。而蛇在成长过程中要经历数次的蜕皮,就像重生一般,龙顽强的生命力就是由此而来。所以说,蛇的这些能力通通被龙所“吸收”,成为龙的重要特质。
   龙与蛇的“亲缘”关系也反映在古人的认识中,如:《抱朴子》:“有自然之龙,有蛇蠋化成之龙。”、《洪范·五行传》郑玄注:“蛇,龙之类也。”等。

知识窗2. 崇蛇习俗
    福建漳州平和县文峰镇三平村至今还流传着古老的崇蛇习俗。当地人把蛇当做保佑家居平安的神物,尊称蛇为“侍者公”。他们认为家里有蛇是吉祥的象征,越多越吉利。
    还有许多地方都建有蛇王宫和蛇王庙以崇祀蛇神,在现存的崇蛇活动中以福建南平一带的蛇王节最为典型。每年农历六月的时候,南平的百姓家家户户都外出捕蛇,到七月初七,迎蛇日那天,老老少少携蛇到蛇王庙前参加比赛,以捕到的蛇大小论奖,再将大蛇装进结彩挂花的“香亭”里,由四名大汉扛着,其他人则手拿活蛇相随。游蛇仪式开始时,旗芳招展,铳号震天,蔚为壮观。游行队伍所经之处,家家开启大门,点香火、燃鞭炮,恭敬迎送,场面十分有趣。游蛇仪式结束后,人们会将捕到的蛇,放归自然。
   浙江杭嘉湖地区的农村也有以米粉蛇和米粉团子祭祀家蛇的习俗。
   现存的《布洛陀诗经》明确记载壮族崇蛇的习俗,书中写道:每当“吹风蛇进屋”,或“青蛇缠绞屋檐”,或“蛇爬篱笆”时,人们就要祈祷,这样才能吉祥如意、年年享富贵。
   而黎族人民认为他们的始祖母是由蛇变来的,从而把蛇当作图腾神物,建庙祭祀、顶礼膜拜。